最新公告
好消息!从今起马来西亚第二家园免费申请!限50家!3月1日起,凡来本公司申请马来西亚第二家园居留权计划的客户,均无需承担申请手续费。详询400-668-2993或查看站内第二家园栏目通知。  
{套餐服务}
马来西亚投资宣讲会
配套项目
联系我们
家园俱乐
首页 >> 家园俱乐 >> 何宗森 为什么当局告诉你经济一年比一年困难
何宗森 为什么当局告诉你经济一年比一年困难
(编者按:本文为我公司总经理何宗森先生在2017珠三角政商春茗年会上的演讲,经本人同意,予以刊载)
 
每逢年关前后,总有或当局最高领导或当局发言人或砖家站出来告诉你,今年将会是经济最困难的一年。几乎十来年来,没有变过。这成了最有意思的一件事,也成了广大的吃瓜群众调侃的笑料。

“2008年是中国经济最为困难的一年

“2009年将成为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

“2010年是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

“2011年是中国经济最困难最复杂的一年

“2012年可能是最困难但也最有希望的一年

“2013年可能是中国最困难的一年

“2014年将是最困难一年

“2015年是中国经济运行相对最困难的一年

“2016年可能是最困难一年,大家要准备过苦日子

2017才是经济最困难的一年……

 

   尽管GDP每年还能维持一定的官方增长数据,可目前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商业生态的确严重不乐观:工厂倒闭;商店关门;虚拟经济泡沫泛滥,实体经济都是累赘;产品利润越来越薄、挤压却越来越严重;企业埋怨招不到人、人们埋怨找不到好工作;商品流通越来越迟缓,货币却在空狂飙……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答案在哪里?

 

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实体经济的较长期低迷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央行实施了宽松的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增长,结果并没什么明显效果,还刺激了房地产泡沫。因为货币政策只能防范大萧条的产生,而实体经济健康的复苏和增长更取决于结构性的改革。马来西亚第二家园南洋置业认为,最根本原因在于实体经济的低迷!

 

何宗森先生在2017年珠三角政商企春茗年会上演讲一带一路商机
 

   当前中国经济的结构出现了严重扭曲!

    一方面,大量信贷的投放方向都是在国有企业,但国有企业又饱受高产能和高杠杆的影响,于是很多借贷的目的就变成了借新还旧,而不是新投资。

    另一方面,落后国企的存在又导致资源的错配,从而影响了民企的发展(比如说难融资,比如说挤出效应,比如说难以拿到优质项目),这体现在近期民间投资的断崖式下跌,同样为历史上首次,而当前经济中大部分的产值和就业却是民营企业贡献的。

    所以,不解决国有企业的问题,企业的资产负债表难以扩张,而新的经济增长也难以出现,这就是为什么当前中央要力推三去一降一补了。

但要降低国有企业的产能和杠杆,一定会导致实体经济的下滑。所以许多国企就变成了尴尬的存在:它既是稳增长的的重要力量,又是当前不稳定的主要力量。

 

    当局在国企上的调控是比较矛盾的,爱与恨的交织!

    一是当局要去产能和去杠杆,但又要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这个在执行层面就是地方当局对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有动力,但对去产能去杠杆没有动力;

    二是当局要去产能和去杠杆,但又要稳增长,这个在市场层面就是当需求阶段性回暖的时候,很多落后产能又出现了复产;

    三是当局要建立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结果引入了用处不大的混合所有制,而且又要董事会属党管。
    这些调控思路在政治上是很容易理解的:因为国有企业做大做强,当局对经济的掌控力才会更强;国有企业不大量破产,社会才不会出现失业潮。只可惜,国有企业做大做强了,但国有企业在经营上固有的矛盾却难解决,最后仍然是相对低效的代名词。与此同时,当局在就业问题上显得过于保守,从而在政策实施上有些畏手畏脚。实际上中国经济从14.3%一路下行到现在的6.7%,失业并未显著增加,主要原因是第三产业在经济中的比重增加,而第三产业对就业的容纳能力要更强所致,这方面已经有许多研究数据的支撑了。

可以预计的是,这些的政策的最终效果会有限。事实上中国对落后产能的淘汰从2003年就开始了,结果却是越调问题越多,就是因为调控思路的矛盾和反复。
 

    至于金融去杠杆的手段债转股和杠杆转移(企业减杠杆和居民加杠杆),须知风险只会转移,不会消失。
    替代的调控思路是怎样的?历史上,1998年中国经济陷入泥团,到2002年出现新一轮高增长,有两个重要的条件。

    第一个是外围方面,中国加入WTO,全面参与全球化的产业分工,享受全球经济高增长的红利;
    第二个是内部方面,主动淘汰了大量落后的国有企业,将资源转移到有竞争力的产业中去,大力发展了民营经济,提高了整体的生产率水平。

比较来看,当前的外部红利已经消失,内部的人口红利正在减少,而政策调控实际上和朱时代是不一样的。

 

缓慢的出清拖延时机导致经济一年比一年困难

    所以对于未来,要么当局痛下决心调结构,实体经济出现一次类似1998年的快速出清,之后产能和杠杆降低到合适的水平,然后重现新的复苏和增长;要么当局延续当前摇摆不定、互相矛盾的调控思路,实体经济经历一次缓慢的出清,但问题拖而不决,最后出现比较长时间的低迷。(马来西亚第二家园mm2hplan

    目前来看,最大的现实风险其实是后者。事实上,从2011年以来,实体经济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低迷,并延续到现在;同时,实体经济中的问题反而越来越多,这也是长期困扰的未解之谜为什么这些年每年都是最困难的一年的终极答案。

(作者为中国东盟国际商业联盟执行主席 微信号mm2hchina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华侨生联考  马来西亚移民局  马来西亚房产投资  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  马来西亚第二家园计划管理中心网  亚航—亚洲最大廉价航空  马来西亚旅游观光网  马来西亚旅游网